首页 女配独自美丽[快穿]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校园文中的女配 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原主也叫“陆溪”,今年十六岁,刚上高二。
  
  幼儿园到小学阶段,“陆溪”都是各种意义上的乖乖女,温顺乖巧,自觉听话。
  
  成绩不说多么拔尖,但也从不让家长担心;每天放学了就乖乖回家,自觉写完作业还会帮妈妈做家务。
  
  一切的转折在她上初中那年。
  
  恩爱的爸爸妈妈忽然感情破裂,每天都爆发激烈的争吵。折磨般的日子过了半年,夫妻两人离婚。
  
  “陆溪”被判给了爸爸,此后妈妈改嫁,爸爸娶妻,两人重归幸福美满的生活,只有“陆溪”像个小可怜一样被抛弃。
  
  她从小就细腻敏感,家庭的巨变对陆溪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往日就温柔的性格变得内向,不喜欢和人交流。
  
  而继母带来的妹妹,无疑是接踵而来的打击。
  
  青春期的女孩子注意到,爸爸的目光被妹妹分去了大半,再也不会记得她的生日,不会主动问起她要不要添衣裳,把十分的关心和注意力都给妹妹。
  
  一开始陆溪觉得不公平,也闹,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对一个继妹那么好。后来陆溪才知道,虽然妹妹是继母带过来的,但却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陆溪”感觉自己被彻底抛弃,性格越发阴郁孤僻,在学校里也不喜欢和人交流,日益沉默下去。
  
  一个阴郁的怪家伙在班级里当然不会受欢迎,“陆溪”一开始只是遭受冷暴力排挤,后面就逐渐发展成校园霸凌。
  
  有好几次,“陆溪”都想和爸爸反应,可是爸爸都觉得是小事情,没有采取什么措施。
  
  在这种被漠视的情况下,针对她的暴力越发肆无忌惮。
  
  “陆溪”求助无门的情况下,是一个叫邱雨泽的男生拯救了她。
  
  邱雨泽是学校人人闻风丧胆的存在,打架、逃课,几乎坏孩子干的事情他都干过。“陆溪”听过他的威名,也惧怕他。但当邱雨泽把她从那帮渣滓的手里拯救她是,以前的惧怕通通转化为爱慕。
  
  在青春懵懂的校园时代,这种痞帅的坏男生有种别样的魅力,能满足青春期女孩的各种幻想。
  
  从此邱雨泽占据了她满满一颗心,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
  
  生性怯懦的“陆溪”生平第一次鼓起勇气告白,可惜被拒绝了。
  
  邱雨泽说,“陆溪”太乖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陆溪”伤心欲绝,却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勉强。两人虽然没有成为情侣,但“陆溪”已然把邱雨泽当成自己的救赎,不愿离开他的视线。
  
  随后,或许是为了引起邱雨泽的注意,不再做乖女孩,或许是为了有个借口能继续留在邱雨泽身边,“陆溪”不再扮演好孩子,而是走上一条叛逆的路。
  
  抽烟喝酒烫头发,以前所有在她眼中大逆不道的事情,她全做了个遍,开始和邱雨泽的圈子厮混,故意装得很“酷”。
  
  与此同时,她也获得留在邱雨泽身边的机会。两人称兄道弟,虽然不是“陆溪”希望的关系,但对缺爱的她来说,已经足够。
  
  直到高二时,“陆溪”还是这样浑浑噩噩,为了维持自己心中一点奢望的期翼,依旧离经叛道。而作为校霸的邱雨泽却走向了和“陆溪”完全不一样的道路。
  
  邱雨泽遇见了他的吴景云,如同所有校园文所描述的那样,脾气暴躁,目中无人的校霸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吴景云模样好,成绩佳,是人人仰望的年纪第一白月光。
  
  她美好温顺得像只小白兔,是一朵高山仰止的高岭之花。邱雨泽也沦陷了。
  
  往日说不喜欢乖女孩的他看到吴景云比谁都积极,再也不和以前的兄弟厮混,也包括“陆溪”。
  
  满心只有邱雨泽的“陆溪不愿接受这样的区别对待,认为是自己先来的,和邱雨泽这么多年的感情,如今因为一个空降,她就变得不能见人,路上遇见不能打招呼,邱雨泽都假装不认识她。
  
  愤怒嫉妒的“陆溪”成为了邱雨泽和吴景云爱情的催化剂。她总是故意在吴景云面前语焉不详,挑拨和邱雨泽的关系。
  
  虽然只是一些幼稚的把戏,但在纯纯的校园恋爱里,都足以成为致命的打击,几次三番把邱雨泽推入追妻火葬场中。
  
  在“陆溪”的添砖加瓦下,邱雨泽和吴景云的爱情终于变得坚不可摧,高三时,两人奋发图强,双双考入名大。
  
  而“陆溪”本就阴郁自卑,不能全力以赴,心态还有问题,最终高考失利,大专都没考上。
  
  她本来想复读,但那个时候的爸爸已经对她失去信任,继母又煽风点火,爸爸不愿意再支付她的学费,她最终失去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什么都变成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爸爸也把所有的财产都给继母生的妹妹,“陆溪”什么都没得到,失去了一切,最终郁郁的度过一生。
  
  接受完所有剧情的陆溪坐在马桶上,一时噎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因为校园早恋引发的悲剧。这一次,她的宿主依旧是个恶毒女配的角色,为了男主一次次昏了头脑,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最惹得所有人厌弃,不得善终。
  
  原主后悔了,她不应该强求一段求而不得的爱情,不想按照原来的轨迹把自己弄成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敏感缺爱的原主在郁郁寡欢的日子,依旧把邱雨泽当成她的救赎,不会要求陆溪报复。她只是想放手,不想带上厚重的面具去取悦别人,成为那样可悲的样子。
  
  这个任务没什么难度,十分简单,不过任务等级是B,比上个世界的等级还高一个级数。
  
  一般来说,世界的任务等级是根据风险程度来评定的。陆溪猜测,是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原主长期接受来自学校和家庭的冷暴力和肢体暴力,风险指数上升,所以才会是B级。
  
  不过这个世界还有一个有点棘手的问题。
  
  因为原主对邱雨泽的态度,导致陆溪的任务分寸要拿捏起来有点困难。
  
  一方面,原主不想再纠缠,想要放手;另一方面她对邱雨泽又还有特殊的感情,如果陆溪做得太过火也不行。
  
  感情什么的,最难搞了。
  
  陆溪一时间还没定数,暂且把邱雨泽当成普通朋友相处吧。
  
  理清了所有的信息后,陆溪才有功夫去理会一阵阵刺痛的脑袋,一双眉毛不由得皱起来。
  
  好痛。
  
  陆溪头上的伤是刚才踹厕所的那个女生打的。
  
  那个女生也是学校里的小太妹,人狠话不多那种人,同时也在暗恋邱雨泽。
  
  这个世界的恶毒女配并不止陆溪一个人,那个女生也是邱雨泽的暗恋者。在知道邱雨泽有可能和吴景云谈恋爱后,就开始针对吴景云。
  
  和陆溪只是暗地里说些坏话挑拨离间不同,那个大姐头只用拳头说话,看吴景云不顺眼就想威胁恐吓她离开邱雨泽。
  
  同时看吴景云不顺眼的陆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故意套出吴景云的消息给大姐头,随后尾随吴景云,想看她被吓得花容失色,屁滚尿流的样子。
  
  让陆溪没想到的是,大姐头比她还脑残一些,居然要动手打人。
  
  原主自己也曾忍受过校园暴力,她打从心底反感这个行为。虽然看吴景云不顺眼,可当看到大姐头要拿板砖拍吴景云脑袋时,她抽风了似的,英勇得像个救美英雄,把吴景云推开,自己不小心挨了打。
  
  大姐头和吴景云都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大姐头觉得陆溪是叛徒,于是开始殴打她。
  
  好在陆溪也是和邱雨泽混过的人,不会像个沙袋一样不还手,好歹还抗争了一段时间,给吴景云争取了逃跑的机会。而原主自己则是被痛打,找到机会躲进厕所里。
  
  就是刚才陆溪在厕所穿过来所见到的模样。
  
  陆溪回忆到这里的时候都无语了。
  
  这里的高中生生活也太多姿多彩了。
  
  脑袋被拍了一板砖的滋味可不好受,陆溪皱起眉,本想去校医室简单包扎一下,但转念一想,逃出去的吴景阳应该正好碰见了邱雨泽英雄救美,现在正是在校医室里你侬我侬,感情升温的时候,她要是这个时候过去好像不太好。
  
  思绪转换间,陆溪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打开厕所的门,来到洗手台,打算把头上狼藉的血迹洗掉,一抬头,看见自己在镜子中的样子,吓了一跳。
  
  无他,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脸上还淌下鲜血,看上去分外可怖。除此之外,那颜色夸张的烫发,耳朵上的耳钉,厚重的妆容,哪一样看上去都不像个高中生该有的样子。
  
  如果不是她穿着校服,胸口上还有校徽,陆溪肯定以为这是什么行为艺术。
  
  这孩子……
  
  陆溪木着脸把脸上浓重的妆洗掉。洗去铅华后,陆溪这张脸明显耐看多了。
  
  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五官说不出的秀气,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柔弱可怜的感觉,加上苍白的肤色,一看就是一个身娇体柔楚楚可怜的模样。
  
  ……真不知道怎么搞成那样的。
  
  教导主任居然能容易这种发型存在,没拿刀剪掉,真是好脾气。
  
  陆溪叹口气,然后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决定周末就去恢复乖乖学生的发型。这模样简直和原主的性格背道而驰。
  
  简单的收拾后,陆溪就走出厕所。幸好这个时候,学生基本上都回家了,一路上都没几个人,否则看到陆溪衣服上的血迹,估计要吓一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