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之代价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十八章 应付的代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一周以后
  
  “牟建军现在情况如何?”
  
  “这小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没想到身体素质还不错,这才一个多星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伟杰边回应着边望向他,心里忍不住嘀咕,头儿什么时候对这么个小人物也上心了呢。
  
  “哦,他现在已经转回局里了,随时可以接受讯问。”
  
  “去审讯室。”
  
  说着,凌少峰已起身径直向外走去,雷厉风行这个词儿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审讯室
  
  昏暗的灯光将略显狭小的空间一半沉沉笼罩着,另一半则完全被阴影覆盖,显得愈发沉郁压抑。
  
  伟杰把牟建军带到审讯椅旁,娴熟地翻开横卧着的挡板麻利地将他按了进去,随后拿起一块带有铁夹的记录板准备做笔录。
  
  “犯罪动机?”
  
  凌少峰冷冷道,直接跳过了他的社会信息切入正题,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进局里了。
  
  “什么?我听不懂……”
  
  牟建军拿出往日的冷静,颇有些无赖道,似乎一周前的那场暴揍早已烟消云散了。
  
  “为什么要泼硫酸?”
  
  “我没有泼硫酸,我没有!冤枉啊!”
  
  他有些激动地大叫道。
  
  “目标为什么是夏晓琪?你为什么会在现场?”
  
  凌少峰丝毫也不理会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眼角的余光死死锁住他每一个细微的变化,似要寻出蛛丝马迹般。
  
  “冤枉啊,我冤枉啊!”
  
  “冤枉?”
  
  眼皮微抬,薄唇戏谑地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弧度,仿佛在说你信吗?
  
  “说!你是怎么知道她的行程的?”
  
  淬了冰的声音铿锵有力带着某种与生俱来的威慑,令人不寒而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很好,看着我!!”
  
  鹰隼般的眸子逼视着他的眼睛带着摄人心魄的力量,似要透过那双眼睛洞穿它深藏于内心的东西。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法律呢?
  
  “7月16日晚17:50分,湾塘西路89号泼硫酸案……”
  
  “我要抽烟……”
  
  牟建军抬手示意暂停,自己需要一支烟。
  
  锐利的眸子不露声色扫过他微微有些躁动的脸庞,朝伟杰轻点了点头。
  
  “咔嗒!”
  
  打火机喷出的橘黄色火苗舔舐着牟建军嘴里的烟头,那夹着烟卷的食指和中指微不可见地有些颤抖。
  
  猛地深吸了几口,烟雾缭绕。
  
  “我没有想过要泼硫酸,一切只是巧合而已。”
  
  “巧合?”
  
  绝美的侧颜宛如一尊冰雕,唇角勾起一丝冷笑,“是吗?!”
  
  “看来……是我多余了,本不该给你这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伟杰,带他回牢房!”
  
  牟建军的身体刹那间僵住,他说什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他想过他的严审狠审逼审,唯独没想到他会突然不审。他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意思,虽然他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然而自己在他面前似乎永远不堪一击。
  
  他仿佛早已洞穿了他内心的一切!
  
  “一切?!”
  
  牟建军的心没来由一沉,那背后的东西他究竟又知晓了多少呢?
  
  “我想……肖逸臣可不会跟你讲什么法律、道理……”
  
  他一字一句漫不经心道,凛冽的眸子始终未从他脸上移开分毫。
  
  牟建军的身子剧烈颤动,那血腥的一幕一股脑儿在他眼前晃动回放,身体的每个器官似乎也跟着疼痛了起来。
  
  “我……我说……我全都说……”
  
  刑法他是早就研究过了的,这种故意伤害未遂罪责并不严重,只要自己认罪态度良好想来也并不会是什么重罪,钱和命他还是能掂量得清楚的。
  
  接下来的审讯自然十分顺利,来龙去脉牟建军都一五一十交代了个清楚。
  
  “带他回牢房。”
  
  目送他们离开,凌少峰却并未立刻离开审讯室,他喜欢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坐坐能让他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敏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