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之代价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十三章 毕业 2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说话间已将一套小香风黑白拼接连衣裙递到了她手上,不由分说推着她进了洗手间。
  
  还不忘在门外叫喊:“夏夏,你快点,快点儿啊!”
  
  她的催促似乎起了那么点儿作用,不一会儿,夏晓琪便推门而出。
  
  “哇哇哇……”
  
  沈玉玲不由两眼放光,赞不绝口。
  
  美人胚子果然是美人胚子,随便一件简单的连衣裙套在她身上都能让人眼睛为之一亮。
  
  她似乎天生就是时尚的宠儿,无论什么衣料到了她这里都不落俗套,浑然天成。
  
  白色雪纺泡泡袖上衣衬得她的皮肤愈发洁白莹亮,浅V领边缘和袖口采用了木耳边皱口设计,时尚不失灵动。腰间银色闪光弹性百褶收腰,下搭黑色包臀及膝短裙,裙口以不规则荷叶边下垂,莲步轻移间荷叶在白皙的美腿间旋转翻飞,动感十足。
  
  沈玉玲一时入了神,了无反应。
  
  “咳咳咳……”
  
  夏晓琪无奈翻了个白眼儿,这催得火急火燎的是她,发呆出神的也是她。
  
  “呃……呃!”
  
  沈玉玲一惊,慌忙冲到她面前,笑得一脸讨好。
  
  “来来来,乐意为美女效劳。”
  
  忙不失迭地抢着帮她打理妆发,又是涂又是擦又是抹又是画的,一通操作,忙得不亦乐乎。
  
  反观夏晓琪,倒是有些坐不住了。
  
  她向来讨厌这些个瓶瓶罐罐的脂粉气,对化妆品有一种天生的抵触。
  
  “好了,好了!”
  
  夏晓琪连连摆手,趁机一把捉住那只正在自己脸上兴风作浪的祸罪魁祸手。
  
  “可以了,OK?”
  
  她只感觉如果自己再不喊停的话,她一定会被那些个乱七八糟的香气给熏晕了过去。
  
  “好!好!好!”
  
  沈玉玲无奈,只得住手。
  
  不过无妨,只上了淡淡的妆便已将她的天生丽质展露无疑。那种天然的白中三分红,素中七分雅真真儿是雅而不俗,媚而不娇,恰似那画中走来的仙子一般。
  
  顺手扯了她的发带,如瀑的青丝一瞬倾泻下来,乘着雪白的上衣,即便不着任何发饰已美得让人丝毫移不开眼。
  
  “搞定!”
  
  沈玉玲像完成了一件多么骄傲的得意之作似的,看着她,打心眼里心满意足了。
  
  拉起她的手,急匆匆向大门口奔去……
  
  到底还是晚了,前面的各种仪式过场俨然已经结束,宴会也开始了。
  
  整个大厅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同学们正向着自己喜欢的单位发起热烈猛攻。
  
  沈玉玲见状,自不甘示弱,拉了夏晓琪慌慌张张向一家大型服装企业挤去。
  
  话说,夏晓琪哪有这个心思,她是打心眼里讨厌这样的场合。她本就喜欢清静,这般嘈杂再加上这番操作,她一心只想逃开。
  
  用力一挣,脱开那只抓着她的手,任沈玉玲淹没在蜂蛹的人潮中自顾不暇。
  
  随意扫一眼大厅,只一眼,那熟悉的身影便直直撞入眼底。
  
  心,剧烈一颤。
  
  他,也来了吗?
  
  目光缓缓移至那亲昵地挽着他胳膊的手臂上,再上移,精致的妆容,妩媚的脸蛋。
  
  心,没来由一阵酸涩。
  
  原来……原来……他是有时间的!所谓的没空……也只是对她而言罢了!
  
  鼻子一酸,眼眶微微湿润。
  
  他和她,还真真儿是十分的般配呢!
  
  俊男靓女,妇唱夫随,着实抢眼。
  
  那么……她呢?
  
  她之于他,又算什么?!
  
  凌少峰啊凌少峰,我还真想过去跟你喝一杯,我倒想要看看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不过,她终究还是忍住了,她也有她的尊严,她也有她的骄傲,再说她又有何立场和资格去质问他呢?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怨不得他人!
  
  那么,所有的苦,所有的痛,让她自己吞,自己咽便好!
  
  踉跄着向酒水区奔去……
  
  她的出现,他又岂会不知?
  
  那一举一动悉数落入眼中,褐色的瞳仁微微收紧再收紧。
  
  她发现他,本就在意料之中,他之所以毫不收敛地和洛雨晴亲密无间,无非就是故意让她看到。他想让她明白,他并非良人,更非归宿。
  
  葱白的小手胡乱抓起一杯红酒,一灌而下。
  
  “咳咳咳……”
  
  辛辣刺激的味道瞬间在五脏六腑灼烧翻滚,直呛得她剧烈咳嗽起来。
  
  说实话她根本就不会喝酒,只是因着一时的冲动和怒气硬灌了下去。
  
  是谁说的酒可解千愁,果然都是骗人的。
  
  “呵呵……”
  
  “肖少,来,干一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