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之代价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 请客 1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宿舍
  夏晓琪漫不经心坐于床前,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机。
  ‘凌、少、峰,说好找回手机我请客的现在居然音信全无,哼——,臭凌少峰,破凌少峰,大冰块,大木头,大白痴,以为这样本姑娘就没办法了吗?呵呵,别太小瞧人了,碰到我,自求多福吧,哈哈……!’
  似水的琉璃眸子滴溜溜一转,一抹狡黠掠过小脸浮现出丝丝得意,渐渐喜上眉梢,俨然一个胜利者姿态。
  主意已定即刻翻身下床,踩上洗得微微泛白的帆布鞋,拎起包包,整好衣服,蓄势待发。
  “夏夏,你要去哪里?”
  见她一副说走就走的模样,沈玉玲没忍住问出声来。
  “噢,我出去一下,晚饭你自己搞定就不用等我啦!”
  夏晓琪故意避开她那上下探究的目光,答非所问地搪塞道。
  “到底要去哪里嘛,这么神秘兮兮的?”
  沈玉玲见她遮遮掩掩,心下不觉更加好奇了几分,不依不饶追问着。
  “好了,走了,拜拜!”
  某夏华丽丽无视她那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随口甩了一句,一溜烟逃出了宿舍,徒留某玲可怜兮兮地立在原地,一头雾水,嘴里还在碎碎念个不停。
  A市公安局刑警队办公室
  “凌队,你怎么知道是那个牟建军的?”
  “是啊!”
  “你怎么肯定他把赃物藏在校外呢?”
  “怎么知道他会回学校呢?”
  “……”
  伟杰,唐婉一连串地发问犹如机关枪扫个不停,与此同时他们用极其敬畏、崇拜、好奇又急切的目光紧紧盯着凌少峰,眼巴巴等他揭开谜底。
  凌少峰对他们那热切的渴盼完全视而不见,剑眉微蹙,一丝浅笑如淡淡的阴影一般掠过他的嘴角,竟让人觉得那么的不真实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闲了?嗯?!”
  凉凉的嗓音不沾染任何情绪,一个眼神扫过足以让后者噤声。
  然而此刻他们那无比强烈的好奇心显然占了上风,以至于他们对他的话充耳不闻,比起那冰冷的眼神他们更迫切地想要解开心中的疑惑。
  他们就那样直直回望着他,眸子里的热切、渴盼、期待毫不掩饰。
  “凌队,您就免为其难地跟我们说说嘛,也算给我们科普科普,让我们长长见识。”唐婉不依不饶半是卖萌半死缠烂磨道。
  “就是,就是!”
  伟杰也随声附和着,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凌少峰见他们一时半刻也不好打发,实在不想与他们再多费口舌,缓缓开口。
  “踏进牟建军宿舍,我的第六感已隐隐告诉我,他有问题!细看之下,床铺的被褥明显短时间内没有动过的迹象,再看床下鞋子,摆放整齐有序,显然短时间也没有移动过。105舍与106舍恰恰相对,吻合作案情节,他的资料又与受害者口述完全一致,因此,我断定一定是他!而且作案前后他一直未归宿舍,后经其他室友证实,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确定后,我相信只要我们大张旗鼓地撤回,他就一定会回来打探虚实,以便何时出手赃物,所以……”
  “所以你就将计就计来个瓮中捉鳖,不费吹灰之力将他拿下,高,实在高!”
  伟杰蓦地抢断他的话,一股脑喷涌而出,连连竖起大拇指发自肺腑地赞叹不已,那神情真真佩服得五体投地。
  凌少峰又归于沉默了,没有答话,微微颔首默许。此刻他正入神地想着牟建军会受到怎样的处罚呢?这又将对他以后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就此怨恨堕落愈行愈远?亦或是灵魂顿悟痛改前非?但无论如何都希望他能好好把握自己的人生,毕竟,不是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阳光大道坦坦通途的。
  “嗨,你好,麻烦找凌少峰!”
  夏晓琪略带些拘谨地立于A市公安局行政大厅,礼貌出声招呼道。
  前台美女缓缓抬头,随意扫了她一眼,脸上升起浓浓的不屑,略带些许嘲弄道:“凌Sir呀,真不巧呢,他刚刚出去了。”
  说着,一脸皮笑肉不笑,厌恶地白了她一眼,那眼神里的鄙夷嘲讽毫不掩饰,似乎在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几斤几两,竟敢跑到这里直呼我们男神姓名,简直嚣张狂妄之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