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清穿之福晋很暴躁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088章 终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怎么样?朝堂上的事情处理起来还顺手吧?”
  虽然因为身体抱恙而不得不卧床休息,康熙也是真的从朝政上解脱了出来。尽管时间并不长,但难得的是,康熙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曾经,康熙以为自己会很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权力。可现在,康熙竟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畅,顺心,主要是什么都不用操心。
  别看四阿哥总是将一些还算重要的折子送上来,但其实这些折子上后,都附有四阿哥的处理之法,康熙最初的时候还会给四阿哥的法子添砖加瓦,到后来,康熙都懒得再看这些折子,只是在身边放一放,便交给梁九功,让他返还下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康熙甚至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彻底将权力放下的念头。
  而继位的人选,康熙甚至都选好了,就是一直不怎么起眼的四阿哥。
  这些天来,康熙一直在让人关注着四阿哥和其他的几个皇子阿哥。相比其他的皇子阿哥,四阿哥是做事最专心,也是最用心的。
  当然,四阿哥在私底下也是最不愿意发牢骚的。
  经过一番观察,康熙觉得四阿哥的性子和能力,都足以担起大清的江山社稷。
  今儿四阿哥又来,康熙决定做最后的甄选。
  四阿哥并不知道康熙心里在想些什么,在八阿哥的太子之位被废之后,四阿哥也是起了心思的。
  只是,四阿哥到底是精研佛法的,这耐心是真的强。
  最重要的是,四阿哥很了解康熙,知道他的这位皇阿玛是个怎样的性子。太子之位,不是他们争就能到手的,而是要看他们的皇阿玛是不是想给。若是他们的皇阿玛不想给,那么,任凭你怎么争抢,结果都注定是白费力气。
  “回皇阿玛,最近朝堂上并无什么棘手的大事情,儿臣和几位兄弟处置起来,倒也不算费力!”
  这便是四阿哥的睿智之处。
  虽然康熙让四阿哥主政,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大阿哥等人辅政,所以,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是四阿哥一个人的功劳。
  在康熙面前,就算是四阿哥想要邀功,也是会把一切都摆的明明白。
  公允!
  这是一条十分重要的品行。
  现在的四阿哥,并不曾如历史上一般。
  毕竟,四阿哥现在还没经历历史上夺嫡之争的那种兄弟倾轧,他的心性还没黑化。
  “胤誐的事情,你觉得该怎么办?”
  康熙稍稍点了点头,又提到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
  胤誐,也就是十阿哥。
  十阿哥被康熙打发去了库伦城,颇有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架势。如今十阿哥又有了开疆扩土的功劳,手里更是握着一支精兵猛将组成的恐怖大军。这样的十阿哥,对于任何帝王来讲,都是一个很不确定的因素。
  “回皇阿玛,儿臣以为十弟做得挺好,扬我大清之威,当多加褒奖!”
  四阿哥心里其实是很懵逼的。
  十阿哥这个情况,他闲暇的时候,也曾跟幕僚们多次聊起过。如何面对十阿哥,尤其是十阿哥手里的兵权,始终得不到一个确切的说法。
  此刻,康熙忽然问起这个问题,四阿哥只能说好听的。
  “朕已经晋封他为和硕亲王,到了皇子封爵的极限。若是你将来继位,可有把握保证胤誐不会乱政?毕竟,你对他,已经是封无可封!”
  “……?!”
  四阿哥听到康熙的话,整个人都是懵的。
  什么叫做“若是你将来继位”?
  四阿哥呆愣愣地望着康熙,但很快也恢复了清醒,脑筋开动,思考康熙的这个问题。
  半晌,四阿哥终于小声开口,道:“回皇阿玛,儿臣虽然跟十弟的接触不多,但以儿臣对十弟的了解,十弟不是这样的人!”
  “哦……?”
  康熙眨了眨眼,“详细说说!”
  “是!”
  四阿哥当即将他对十阿哥的了解讲了一遍,“皇阿玛,十弟在京城的时候,一门心思办差。虽然脾气有些时候挺暴躁的,但他向阿里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再有,十弟的库伦城,儿臣之前也曾去过一趟,的确是发展的挺好!”
  “至于十弟清洗科尔沁草原蒙古王公的行为,儿臣也觉得没错。”
  “你可知道,胤誐对科尔沁草原王公们的所为,实则是违背了朕的旨意,是抗旨不遵!”
  康熙的面色稍稍沉了下来。
  “皇阿玛,这个,儿臣斗胆便直言了!”
  四阿哥麻溜儿地跪在了地上。
  事实上,聪慧如四阿哥已然发现,今儿这场问答很重要。若是他不能让自家皇阿玛满意,等待他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蒙古诸部,名义上是我大清的臣属,但事实上呢?”
  四阿哥一个反问,将问题丢给了康熙。
  当初,大清入关夺天下,蒙古骑兵是他们的坚实盟友。从太祖时期,大清便有跟蒙古诸部联姻的传统,一直到现在,大清已经夺了天下,却总是要将皇室公主、宗室女儿远嫁蒙古,从而极强跟蒙古诸部的联系。
  这种行为,现在没什么,但千百年后,史书上又会怎样说呢?
  “皇阿玛,前明虽然已经亡去。但是,前明的许多做法,儿臣以为,都是值得借鉴的。”
  “不和亲不纳贡不割地不赔款,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若不是前明的帝王多数都是不作为,我大清如何能夺了这天下江山?”
  ……
  四阿哥从很早的时候,便已经是寡言少语的性子。但他本质上,其实是一个很喜欢说话的人。
  只因为康熙的一道评语,并且送了他“戒急用忍”四个字后,四阿哥就生生地把自己的性子给掰了过来。
  但今儿个,四阿哥将自己的所有心里话一股脑给说了出来。
  以四阿哥现在的城府,他本不是这种会跟人开诚布公道明一切的性子,可他偏偏这么多了。
  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四阿哥都说了出来。
  他这是在向康熙表明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他在康熙面前,没有任何的保留。
  康熙听着四阿哥的话,最初的时候,脸色是越来越沉。但是随着四阿哥滔滔不绝地开口,康熙的脸色又慢慢缓和了,甚至阴转晴,等四阿哥终于不再开口,康熙的表情已经是满脸带笑。
  “这是你的心里话啊!”
  康熙呵呵笑着,“你且退下吧!”
  等四阿哥说完,康熙简单的一句话评断四阿哥的心意后,却无一句关于四阿哥之言的评价,而是直接将人给打发了下去。
  “儿臣告退!”
  四阿哥这会儿也是迷茫的。
  他做了自己该做的一切,至于结果如何,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已然不是四阿哥能左右的了。
  “梁九功,替朕送送!”
  康熙在四阿哥退出去的时候,望了守在一边的梁九功一眼。
  梁九功这等人精,瞬间明白了康熙的心意。
  “是!
  梁九功答应一声,速度随着四阿哥出了房间。
  ……
  等到四阿哥和梁九功远离了康熙乾清宫,梁九功这才满面喜色地向四阿哥道喜,道:“奴才恭喜贝勒爷了!”
  “梁公公,此言何意?”
  四阿哥这会儿的脑袋是一片浆糊,隐约中仿佛明白了,但又不是很确定,整个人都是处于那种患得患失的状态。
  “四贝勒,您这段时间呈递上来的奏折,万岁爷可是改都没改过呢!”
  人精的梁九功,没有话说的透彻直白,毕竟在康熙的正式旨意下来之前,一切都还是存在不确定性的。
  以梁九功这种老狐狸的性子,他不可能说得清清楚楚。
  哪怕康熙让他来送送四阿哥,已经是明确的信号,但梁九功并没有多余的言行。哪怕是四阿哥真的登基了,他梁九功也只会认可唯一的主子,那就是当今万岁爷。
  ……
  三日后,重新出现在乾清宫朝堂上的康熙坐在龙椅上,直接让梁九功宣读了一道旨意。
  永和宫德妃乌雅氏,被封为后。
  这冷不丁的,没有一点的动静,德妃就成了康熙正式册封的第四任皇后。
  消息传开,真正是惊呆了无数人。
  然而,对于康熙立后这事儿,没有任何人胆敢跳出来说什么。
  不过随着德妃成为皇后,四阿哥和十四阿哥两位皇子阿哥,瞬间从庶出,变成了嫡出。
  换言之,太子将只会从这两位中选一个出来。
  一时间,这京城的气象又是大变。
  四阿哥之前代替康熙主政,不管是名声,还是威望,都远在十四阿哥之上。再有,十四阿哥的年龄也才二十露头,为人处事的手段,都比四阿哥差了不少,历练经验更是远远不足。
  但依旧是有不少的人希望十四阿哥能成为太子,至于这些人想些什么,便只有这些人自己明白了。
  ……
  都兰收到德妃被立为皇后的消息时,眼睛瞪的老大,真正被震惊了!
  康熙的这波操作,分明就是打算传位四阿哥啊。
  可是,现在才康熙康熙四十七年,嗯,虽然四十七年快过去了。
  历史上,康熙是在康熙六十一年驾崩,那会儿才确定了四阿哥的地位。这差了十多年呢!
  还有,这兜兜转转,居然还是四阿哥继位,这算是世界的自我纠正,还是别的什么?
  都兰收到这消息后,哪怕是自家的连锁快餐饭馆开始扩张,收入又增加了不少,也没有让她心情好点儿。
  “福晋,福晋!”
  在都兰被康熙这波操作给震惊得几天都没有回过神时,又一封书信从库伦城送到了他的手中。
  福嬷嬷匆匆将书信交到都兰的手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