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事无常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88章 另有其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院中阴风习习。
  
  灰衣小厮的死仿佛打破了某种平衡,一时间众人脑袋全部诡异地转向二人。
  
  腮下生鳃,尖牙利齿,鱼鳍状的森森白骨撑破皮囊。
  
  恰如一幅百鬼昼行的画卷。
  
  “打搅……读书……该,该死……”
  
  高明瀚兀地松开手中浸满水渍的《雍文通解》,嘴里发出呢喃咕哝的嘶吼,背脊也弯曲好似一张大弓,四肢着地,踉踉跄跄地朝着二人冲来。
  
  与方才那名灰衣小厮不同,他的异化似乎更加彻底,眼球隆起以致于眼皮无法闭阖,狰狞的五官让李晏无论如何也无法继续用人来形容。
  
  “化伥?”
  
  李晏眉头一皱,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样一个词——伥鬼。
  
  天地生清浊,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人气,在妖言妖气。
  
  凡夫俗子,山野猛兽,不得养生固本之法,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地逸散命气,是故不得长生果。
  
  人受妖气即为伥,妖受人气即为魔。
  
  人妖殊途,即便无心之举,但人与妖长久相处,也会被妖物身上溢散的妖气污秽了本源。
  
  积累到一定程度,神智就会彻底地被妖气侵袭,自身堕化成为见之不祥的伥鬼。
  
  眼前的高明瀚似乎就是这样的境况。
  
  李晏捏握符剑的右手蓄势待发,却被清源老道莫名奇妙伸手拦住。
  
  “哎,老夫与高居士好歹相识一场,便让老夫来送他最后一程吧,剩下的那些伥物,就要劳烦参玄道友了。”
  
  许修远叹息一声,从袖中又抽出三道符箓。
  
  老道也是怕李晏初下山门,一不留神阴沟里翻了船,遂主动请缨。
  
  “那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
  
  李晏闻言一愣,很快就应承下来。
  
  高家不过是乡下土绅,既非诗书耕读传家,亦不是什么高门大户。
  
  哪怕此人近日新发一笔横财,雇买五六个仆佣,已经足够应付家中的杂务。
  
  自己需要对付的,也就仅仅只是三四个异化较浅的伥鬼。
  
  面对冲来的伥鬼,李晏一振衣袖,登时宛如鞭子般被冲击气劲拉扯得笔直,一蓬藏着真炁的银针化作数十星芒,如夺命飞蝗,呜呜激射向一众杂鱼。
  
  趁着漫天飞花阻住来势,李晏手头挽了个剑花,兔起鹘落,一切仿佛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哧啦声游走不绝,剑气映漫天青光。
  
  手中传来似利刃刺入钝物的质感,劲气吞吐间,竟是直接将其中二人枭首。
  
  李晏又不是什么初出江湖的雏儿,剑剑直指伥物身上的要害之处。
  
  不过三息,面前已经再无站立的人影。
  
  另外一边,老道的战斗同样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叱咤一声将人定住,许修远大手一扬,三道神霄之下,高明瀚连点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就步了自家小厮后尘。
  
  从地上捡起几两明晃晃的碎银子,许修远颇有些感慨地递给李晏。
  
  “这就是害了高居士一家的罪魁祸首。”
  
  即便不用望气之术,许修远都能感受到上面附着的浓浓妖气。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