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逆天圣尊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章 父与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5章父与子
  
  第五章父与子
  
  “啊,舒服……”不知过了多久,那股几乎将身体撕裂的疼痛感方才逐渐的消退而去,段天涯伸着懒腰舒展着身体,觉得无比的舒畅轻松,看来禁锢着这具身体十四年的枷锁在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了。
  
  与此同时,段天涯一身的气息陡然猛涨,从一开始什么都不是迅速成为踏道一重境的修炼者,而且丝毫没有停歇的打算。
  
  踏道三重境,四重境,五重境……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没有丝毫的阻碍,这种快速升级的舒爽感让段天涯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良久之后,这等提升方才停歇,此刻此刻他已经成为了踏道九重境的修炼者,这般场景如果落入他人眼中,定然会让其惊讶得晕厥过去。
  
  通过内视,段天涯发现有两股泾渭分明的力量在他的经脉当中飞速的流淌着,两股力量都如同激湍暗流一般无比的强悍,然而却在丹田之处相互抵消。
  
  两股力量时强时弱,一会儿一方压倒另一方,一会儿又彼此反转了过来,如此这般的循环不止,有着一种生生不息的韵味。
  
  “哈哈,踏道九重境!”
  
  段天涯无比的喜悦,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内一下子跨越了九个小境界,这等成绩古今少有,即便是以前的他都没有做到过。
  
  “以我现在的力量,就算是来一百个雷震那样的货色恐怕也不够我杀的吧!”
  
  段天涯无比自信的说道,他的自信来自于自己,也来自于舞神魔。
  
  就在他有些沾沾自喜的时候,又有一段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凉水。
  
  “神魔图存于世间已历数万载,虽夺天地之造化,但依旧尚未完全,剩下最后一步须有缘人亲自踏出,此乃升华,也是试炼!”
  
  所需之物,包含合道花,梵天圣果,镇魔芝,再以此将两大回虚境强者的精魂炼入图中,方可得到真正完美的神魔图。
  
  当神魔图臻至完美,与舞神魔达到若合一契之时,才是无敌之路的开始!
  
  段天涯轻轻的拍着额头,刚才喜悦的心情荡然无存,梵天圣果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结果之后一个时辰之内就会黯然凋谢,想要取得实在是难如登天。
  
  合道花就更不用说了,据说此花拥有着可以使人进入神境的伟力,尽管段天涯前世博览群书,也从未听说过合道花的消息。
  
  还有回虚境强者的精魂,虽然以前不被段天涯放在眼里,但是现在想要取得根本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这可如何是好!
  
  “天涯,睡下了吗?”就在他正在犯愁的时候,一道威严而又充满慈爱的声音将他唤醒过来,听得出来,那人正是段家家主段沧海,也是段天涯的父亲。
  
  段天涯迅速的走上前去把门打开,那个平日里无比威严的男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只不过此时此刻的段沧海不复平日里的严肃,反而脸上带满了和蔼的笑意。
  
  “父亲,今日你前来找孩儿所为何事!”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难道没有事情我就不能来看你了吗!”
  
  “嘿嘿!”段天涯憨憨的笑着,然后侧着身子好让段沧海走进屋中,虽然段沧海在劫王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段天涯依旧选择对其保持着尊敬和爱戴。
  
  当两个人安坐下来之后,段沧海就从身后拿出了两坛酒来,说道:“十年弹指一挥间,一转眼的功夫你就十四岁了,今天我才发现,我有那么多的话要对你说!”
  
  说着,段沧海就拍开了酒坛上的泥封,一坛交给了段天涯,而另一坛留给他自己:“小子,先喝酒,你已经算得上是成年了,男子汉怎能不会喝酒?”
  
  段天涯笑而不语,自顾自的拎起了酒坛子仰头就灌,豪气的一塌糊涂。
  
  段沧海在一旁大笑着说道好男儿当如是,同时也拎起了酒坛子喝得豪气干云。
  
  “咕咚咕咚……”一阵狂饮之后,父子二人放下酒坛相视一笑,两张脸颊都带着些许的微红。
  
  此酒甚烈!入口如同钢刀,入喉则如同烈火燃烧!
  
  段沧海虽然已经戒酒多年,但是素来以海量相称,能让他泛起自已的酒,其烈度可想而知。
  
  段天涯此刻也只有依靠着强大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才能保持着绝对的清醒,如果换做以前的那个人,恐怕喝一口就倒地昏睡过去了吧。
  
  酒过三巡,段沧海的意识已经模糊了起来,说出来的话也变得模糊不清,不过不要紧,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因为按照他的性格,有一些话……清醒的时候说不出来。
  
  “天涯,父亲这几年来刻意冷落你,你可心存怨隙过吗?”段沧海支支吾吾的说着,一句话似乎斟酌了千百遍才说出口。
  
  “我如果说没有的话岂不是在骗您,这些年来我受尽了谩骂和白眼儿,您都没有站出来为我说一句话,我如何才能不心存怨恨!”
  
  “好好好!”段沧海丝毫不见恼怒,反而高兴得拍手称好,一个敢做敢当的段天涯不正是他所想要的吗?
  
  “咕咚咕咚!”段沧海又灌了一口酒说道:“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为父就算是庇护你一辈子又能怎样,你即便纨绔一些又何妨,可是,不行啊!我也是恨铁不成钢啊!”
  
  “那件事是什么事?”段天涯好奇的问道。
  
  段沧海没有回答他,仅仅是自顾自的仰头喝酒。
  
  看到这幅场景,段天涯也没有再问下去,想必父亲一定也有着他的苦衷吧!
  
  一坛酒几乎见底的时候,段沧海似乎又变得高兴了起来,他用含糊不清的话说道:“上天保佑,让你站了起来,看来是天不绝我段家啊!哈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