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个剑仙太强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83章 灵脉大彻惊世,只手灭至尊,众生齐跪!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无相公子迈着极度自信的步子,走向了大殿无比空旷的舞台。
  
  负手背立,长发轻舞,身姿一派无敌寂寞气象,甚是潇洒。
  
  至于无极会的至尊们,则随意坐在了舞台下,喝茶吃瓜观赏这场大戏。
  
  无相公子声音淡淡。“那个身穿儒衣的家伙,你,可以上台了!”
  
  儒…儒衣?
  
  远处的白梦歌一怔,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吓得赶紧脱了,将衣物践踏在地上,表明立场。
  
  这一幕自然被幽嫚儿看在眼中,抱肩嗤笑。
  
  “所以,这种空有气而无象的花瓶,又有什么用呢?”
  
  她随意轻移莲步,登上了舞台,与无相公子对阵而立。
  
  “你想打,我来与你打,你想和他打,怕是不够格。”
  
  “嫚儿,你……”无相公子神情阴晴不定,嫉妒的同时,一个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极度挑衅!
  
  “嫚儿也是你叫的?”幽嫚儿蹙眉,随即澎湃妖力与缥缈道元庞杂轰泄,风雷骤聚,天压欲摧!
  
  她可是不废话,直接就朝着无相公子惊杀了过去,出手即致命,冷漠无情!
  
  这让无相公子无比心痛。
  
  “好好好,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再怜香惜玉了。”
  
  言罢,
  
  轰——
  
  妖雷轰荡,罡风暴起!
  
  滔天妖势骤开惊魂之间,
  
  一把完全由妖脉之血所凝聚出的修罗三叉戟,蓦然出现在无相公子手上,
  
  使得他整个人气势骤增,妖气也是随之无情暴涨,三千长发惊竖寒立,喑噁叱咤!
  
  “杀!”
  
  暴喝日颤!
  
  脚下金靴重踏,华丽地砖炸裂开来,
  
  赫然欺身怒压而上,手中修罗三叉戟爆发息灭之光,伴着万钧不尽的葬天腐古妖力,一戟惊四座!
  
  这让无极会的各位至尊,眼里都涌现出忌惮与惊怕!
  
  也许从一开始,他们就小觑了妖族,更小觑了无相公子!
  
  至于场内的各个妖族至尊男女,也是内心感到无比绝望,
  
  和这个变态的家伙生在同一个时代,任何光彩都注定被埋没,真他妈倒霉!!
  
  而此刻,裂魂咆哮、犹如远古暴龙吐息毁灭的葬世一戟,让幽嫚儿的美眸中,惊烁死亡的光!
  
  不过,
  
  她并不是挡不住,
  
  只是代价相对惨痛一些罢了,
  
  可,哪怕就是死,她也不想在那个男人面前丢人。
  
  于是心中一沉,准备祭出大杀器,
  
  然,
  
  一道熟悉浩大的背影,蓦地挡在了她的眼前。
  
  抬袖之间,与众目睽睽之下,伸出修长食指,在不附着任何力量的情况下,轻然按下。
  
  紧接着,
  
  万般惊魂之间,
  
  一指一戟狠狠撞在了一起!
  
  本以为,也本应会是单方面的摧枯拉朽,
  
  可谁曾想,
  
  竟然是皓月与煌日之间的剧烈对冲,
  
  顷刻间,
  
  轰——
  
  掀起了无与伦比的葬天无形骇浪,滔压滚滚,横辗众生,
  
  使得整个帝宫,乃至整个王城,甚至是整个南无妖朝,都晃晃荡荡,
  
  生灵与万物,也是如割麦般惊犁倒下,极具震撼!
  
  这一刻,浓烈的恐惧充斥在殿内每个人与妖的心头,
  
  人们望着那道只手撼风云,负手笑苍天的儒衣潇洒男人,一阵恍神。。
  
  “什,什么!!”
  
  这一刻,无相公子人都疯了!
  
  这一戟,就算不是他的毕生最强一击,也是他认真全力的一击,
  
  就…就这么被人单指化解了?
  
  “我不信,我不信!!”
  
  轰—
  
  轰轰——
  
  妖雷轰天,日摇欲坠。
  
  无相公子一瞬之间,将体内能抽能调的,全都拼命疯狂聚集,附着于修罗战戟之上。
  
  “给我破!!”
  
  暴吼一声,兴许是过于用力,有些破音,
  
  更是暴凸的眼珠上,血丝都崩断了几根,可见有多么恨怒与不甘!
  
  可惜啊。
  
  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都不能撼动这个男人半分,,
  
  此人就犹如驻扎在他内心深处的岁月礁石,
  
  他生,他死,它都在!
  
  这时,这个男人终于开口了,声音之中,颇具失望。
  
  “你的口气,要是同你的实力,一样大,就好了…”
  
  “你……”无相公子气结。
  
  “只是可惜,实在不成正比。”莫问微微歪头,长发惊舞,大目斜视。
  
  “你,
  
  怎么,
  
  这么弱啊?”
  
  所有人瞳孔都一缩!
  
  杀人莫过于诛心!
  
  一瞬之间,
  
  这位无相公子,内心崩塌了!
  
  赫然是锐挫气索,戟落瘫坐,分不清是哭还是笑,好像疯了!
  
  场面,依然死寂。
  
  对于幽嫚儿来说,那个男人,像是温暖善良的天神。
  
  可对于其余人们来说,无疑是寂冷的地狱使者,索命来了!
  
  死寂间,
  
  哒—
  
  哒哒——
  
  莫问负手自阶梯漫步走下,长发惊竖狂舞,气压众生心颤!
  
  “重酒独坐孤生寒,一度思念一怆悲。”
  
  顿然,在无相公子身前停下,
  
  食指微微点压,
  
  砰——
  
  灵海炸裂,妖身俱碎!
  
  紧接着,就是无相家上下凄厉至极的惨叫,呼天抢地,
  
  然,
  
  莫问无视了,
  
  负手与回光返照的无相公子擦身而过,向着那柄沉寂的祖神之戟,悠悠漫行。
  
  “十几位人族至尊,就要倒下,
  
  藏仙秘境的名额,
  
  也,
  
  一下空出这么多,
  
  想来,
  
  世人皆会,感谢我吧?”
  
  闻言,
  
  轰—
  
  轰轰——
  
  无极会所有人怒然起身,雷霆惊荡!
  
  可,过度的强势也是一种软弱,不过是为了掩盖恐惧,强拔的状态罢了。
  
  有天之骄女蹙眉冷声。“姓莫的,你别嚣张!
  
  看看你的身后!
  
  各位南无妖朝的前辈们,可,都在!
  
  你若胆敢胡来,我双方必然一哄而上,将你围杀绞之!!”
  
  “说的不假!!”
  
  所有至尊也都向前轰碾出一步,气势更盛,帝殿欲坠!
  
  然而莫问摇头一笑。
  
  “这些都是活了万把年纪的老妖精,最喜欢的,就是平衡,
  
  所以,
  
  它们非但不会攻杀,更会,冷眼旁观,
  
  人妖同本不同源,万般性使然,无可厚非。”
  
  “你!”
  
  只见各位至尊天骄的脸色,格外难堪。
  
  因为真如这莫问说的那般,
  
  这些老妖物,并没有要动的意思,完全就站在那里看戏。
  
  这让他们一下子没了底气,状态很低迷。
  
  不过。
  
  就要泄气。
  
  “呵呵,小家伙,很精通人性心理嘛。”
  
  长牙老人笑了一笑,负手走出了一步,浊目突然一沉。“可惜,你说错了一点!
  
  如今,并非是在追求平衡,
  
  而是我,南无妖朝与无极会,
  
  共谋大业,
  
  理当,同心戮力!”
  
  这让各位人族至尊脸色急骤变化。
  
  一扫阴霾,重振往日雄风,可吞天地日月!
  
  在有了这股强有力的信心注入,之前那位天之骄女的声音都十分自信了起来。
  
  她掩口娇笑:“看起来,阁下的脸,要被痛击了哦。”
  
  又有天之龙子冷声道:“三十多尊恐怖级对你一个,你应该感到荣幸了。”
  
  这话,让场面冷寂。
  
  宾客们呼吸都有些困难,
  
  就连对莫问充满信心的幽嫚儿,都为莫问捏了一把汗。
  
  将近三十多尊恐怖级,还是别人的主场,无疑是困兽犹斗,穷途末路了!
  
  ‘问尘……莫问,你……你可一定要赢啊。’
  
  同时,
  
  轰—
  
  轰轰——
  
  强而有力的脚步声,震碾众生心神,
  
  各位帝清宫的恐怖大妖们,无不朝前迈出不多不少的一步,以表决心与态度!
  
  此刻,莫问脚下的步子依然悠漫,淡淡摇头,发丝拂动。
  
  “唉…
  
  念你们一把年纪,又是,幽姑娘的长辈,
  
  故,予以你们,一定体面,
  
  可是,
  
  就,目前来看,
  
  你们,似乎,并不配。。”
  
  这让场面一度冷寒到了极致!
  
  一双双目光充满杀机,仿佛在看一具破碎的死尸!
  
  长牙老人呵呵一笑。“老头子活了八千九百多年,还不曾见过有你这么嚣张的。”
  
  “是吗?”莫问露出森白的牙齿,灿烂笑了一下。“那今天,你就见到了。”
  
  言罢,
  
  轰——
  
  天地色变!
  
  无尽神光惊现狂涌,眨眼通彻天荒,
  
  道道耀世惊现的神金古纹,在那尊浩大傲岸仙躯之上,疯狂升腾,
  
  仅是一个呼吸,
  
  煌煌十六道!
  
  这无疑是让天地寂静起来,人们有种不祥的预感,
  
  只见这位,三千烦恼丝狂掀怒缠,如龙似蟒惊啸四方,气势浩压主宰万般。
  
  他负手桀然一笑。“所以,你也准备好,起舞了吗?”
  
  言罢,
  
  抱月大臂张开,衣袖怒舞,贪婪吸气。
  
  嗡——
  
  十七道!
  
  “什么!”众人脸色大变!
  
  嗡——
  
  十八道!
  
  这……
  
  人们的恐惧涌上心头,各位大妖的脸色,非常难看!
  
  然而,
  
  还不等有所反应。
  
  嗡——
  
  十九道!
  
  现在,
  
  场内一些人的腿开始发软了。
  
  不是没骨气,更不是害怕,
  
  而是一种源自于血脉的压制,本能的弊害臣服。
  
  幽嫚儿震惊的捂住了红唇,睫毛颤了又颤,感到不可思议。
  
  但是,
  
  轰——
  
  二十道!
  
  “什么,这……怎么回事!!”
  
  所有人的人族至尊心中,还是动荡,开始不安起来,
  
  一股从未有过的悔意,涌上了心头,
  
  她们发现,一切都开始失控了!
  
  不过,还来不及感慨。
  
  轰——
  
  二十一道!
  
  那个男人,像是统御阴阳乾坤,扺掌生死轮回的永恒主宰,
  
  他身上的那件单薄的儒衣,在风中肆意飘摆,是那么的显眼,又彰显独一无二,蕴含大玄妙韵!
  
  远处,白梦歌懵了,
  
  他望着脚下,已经破碎,甚至肮脏的儒衣,心里升起了从未有过的冰凉。
  
  现在,
  
  他连做别人影子的资格都没有了。。
  
  多么的可悲,又是多么的可笑啊。
  
  而这刻,
  
  莫问突然‘咦’了一声。
  
  他望着依然伫立的帝清宫诸尊,目露惊异。“居然,还未跪下?
  
  看起来,是压力不够啊。。”
  
  言罢,
  
  轰——
  
  二十二道!
  
  这让诸尊的双腿开始软麻。
  
  “还不跪?”
  
  轰——
  
  二十三道!
  
  砰—
  
  砰砰——
  
  各位人族至尊齐齐跪下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